草吃羊Retro

Gosin posted @ Dec 06, 2010 01:42:08 AM in 闲言 with tags 草吃羊 , 1829 阅读

 

<草吃羊>是我小学时写的的一篇作文,文章曾被老师当众朗读.这篇文章如此优秀以至于我现在都为之自豪,不过可悲的是到现在为止也只有这么一篇文章而已.很长一段时间我甚至因此而对写作感到恐惧与厌恶,因为再没有什么想法可以让我写得如此酣畅淋漓(或者说我越来越平庸)~~~
当初的想法很简单,老师布置了作文题目,然后我不想写千篇一律的<羊吃草>,便突然蹦出了一个想法:写<草吃羊>.单凭这个题目,没有构思过什么,一气呵成竟也就把作文给完成了.其中的逻辑很简单:羊虽然吃了草,但是羊吃了毒草或者不知怎么地死在草地上的话,变成肥料后不也就等于被草吃掉了嘛(现在知道这算是自然界的循环,不知道Sheldon会怎么想:P).然后我又借着学校什么的重新论述了这一想法.文笔可能不怎么地,但是想法确实很特别.
人们对"羊吃草"这档子事早已是习以为常,突然有个"草吃羊"冒出来总归会觉得有些特别的东西在里面,熟不知"草吃羊"其实也是一档子很普遍的事,但是不知怎么地我们就给忽略了,甚至会否认它的存在.现在如果有个人做了"草吃羊"的事,会有一个很流行的动词送给他---"装逼".
很不幸的是,我就会时不时得被人冠之以"装逼"的名号(我自己是从不承认的).
当然,"装逼"这个概念如此宽泛,它的打击面如此之广,所以我更愿意相信自己是被误伤.这多少有些像自我安慰.毕竟别人认定了你是"装逼",走"自己的路",恐怕也是被口水湮没的泥泞小路.
我还算万幸,小路之上也不过是些恶心的口水而已.更惨烈的是那些作为一个草,要去吃羊时,所引来的不屑与嘲讽,甚至是谩骂与攻击.因为这种"不可能"是如此根深蒂固的存在,以至于这种可能出现在眼前时,某些人也会选择性失明,并否认它的存在. 
我们是如此的习惯于这个社会的"不公平"、"不正义",当网民亮出"让公平与正义比太阳还要光辉"(温家宝总理语)的标语时(福建三网民案),有没有人会觉得他们so young,too naive.就如"草吃羊"一般不可能,有多少人愿意保持关注,做点什么?
我们欣赏荧幕上许三多的纯粹与努力,羡慕动画中A Po的热情与善良,回到现实我们又视其为镜中花,水中月.如"草吃羊"一般不真实.只当它是一个安慰人的故事而已.
诸此种种,都让我在纳闷:为什么那么多人不知道、不相信"草吃羊"的存在?!并非我要在这里空谈什么理想主义、政治抱负,只是我们总该要相信些什么,追求些什么.或许我们会犯错,或许我们会被打压,但是只要不放弃"好"这个追求,那么道路无非是曲折了些,并非不能抵达终点,何况大家并不孤单.
柴对我说不关心我说什么,他说十年后再看我,看看我是什么样就什么都知道了.我跟他说如果十年后我不再相信"草吃羊"了,我自己都鄙视我自己.
时隔十余年,复刻一遍<草吃羊>,算是对自己的鞭策,因为接下来的日子并不容易.
 
 
 
文后记
  • 本来想附上当年我写的那篇<草吃羊>,可是多次搬家让我的作文本都不幸遗失,颇为遗憾.
  • 写完之后我发现有些道理是"如此傻逼呵呵的矗立在那里(韩寒语)",大家谁都明白,说出来就像说教(装逼),可是很少有人真心去相信.
  • 再一次认识到"写得不好,是读得不够".
  • 现在在互联网搜索"草吃羊",还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结果.
  • 值得说明的是这是我在iPad的Pages上完成的第一篇文章

 

福建网民案

 

 
白狗 说:
Dec 06, 2010 02:44:45 AM

哈哈,你那篇草吃羊我还记得哪。
这是我总结出的围观者行为:在你刚开始你的坚守的时候,总会因为与众不同引来讥讽和嘲笑。但只要坚持得足够长久,冷眼旁观的人们是会转而鼓掌而喝彩的。

Avatar_small
Gosin 说:
Dec 06, 2010 06:12:51 AM

@白狗: 谢谢了。对于普通个人来说,这种围观还是比较容易客服的,但是像赵连海、刘晓波这样的人如果只是被围观,而没有任何人行动的话,他们得坚持多久呢?!他们遭遇的问题毕竟不是他们个人的问题,太长时间的纯围观可能就会让他们被白白牺牲,再往后的将来,围观者也会变成受害者。
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
RSS
RSS Link
搜索
Gosin
磨叽中……
已访问人次
68326
快捷订阅
google reader
九点
用QQ邮箱阅读空间订阅我的博客。

Copyright © 2007

Webdesign, tvorba www stránek

Valid XHTML 1.1